健康新闻

让教授“回归”本科课堂 制度约束和激励引导缺一不可_

让教授“回归”本科课堂 制度约束和激励引导缺一不可

教育部近日发布的《全国普通高校本科教育教学质量报告(2018年度)》显示,高校教授为本科生授课比例仅为77.11%??

本报记者 张盖伦

高校教授为本科生授课比例仅为77.11%,这是教育部近日发布的《全国普通高校本科教育教学质量报告(2018年度)》中给出的数据。不到八成的比例与教育部此前强调的“确保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”的目标还有一定差距。

2018年6月,在四川成都召开的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,不参与本科教育的教授不是合格的教授。2019年,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透露,将出台相关政策,规定在学校连续3年不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和副教授会被清理出教师系列。

呼吁声响亮,文件规定得也严格,但为什么教授进课堂就这么难?

给本科生上课“必须推着走才能动”

让教授走进本科课堂,不是个新提法。

从2000年以来,教育部就高频率地出台了系列文件,呼吁教授“回”本科课堂上课。教高〔2001〕4号文件规定,教学工作始终是学校的中心工作,教授、副教授必须讲授本科课程;教高〔2007〕2号文件规定,教师被聘为教授、副教授后,如连续两年不为本科生授课,不得再聘任其为教授、副教授;2012年以及2016年出台的相关文件中,也都强调要把教授为本科生上课作为一项基本制度,将承担本科生教学任务作为聘任教授的基本条件。

“给本科生上课,是对教师最基本的要求,是他们最本职的工作。为什么要反复强调,就是因为仍然存在一些问题。”浙江农林大学教务处副处长代向阳听到过这样一个比喻:抓本科教学,好比走上坡路,必须有人推、使劲推才能往前走,不推就会停;抓科研就像是走下坡路,不用推,自己就能走。“比喻不一定恰当,但也能反映一种普遍担忧。”他表示。